寝不足💤

追忆!齐聚的三人魔法使

就是存一下追忆2的剧情()自己打着玩的,方便看一点

这次是序+即使身在地狱1-4等以后有时间再补齐全部的

都是按照游戏上剧情打的,可能会有虫我也懒得抓了(你)

自己看的就不打tag了




追忆!齐聚的三人魔法使

作者:日日日



序章


-switch舞台-



纺:(哼歌)


纺:……对不起,「制作人」。因为灯光有点太刺眼,可以请你把亮度稍微调弱一点吗?


纺:嗯,谢谢。很好很好,这样的亮度刚刚好。照明还用音响什么的,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请跟我说。


纺:呵呵。虽说「制作人」是「制作人」,但学会做幕后的工作肯定不会吃亏的。


纺:虽说如此,让你帮忙干这些杂活一样的事,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。


纺:因为这次的演唱会是【B1】……也就是非官方的比赛,所以没办法拜托学生会或者放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帮忙。


纺:不过,虽说也可以把活都外包出去……


纺:但我们「switch」毕竟刚刚成立不久,只有在校外活动上举办演唱会的经验。校内资金几乎为零啊。


纺:虽然向学生会递交审核资料的话能够获得先行投资,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筹集资金。


纺:但是毕竟,如果这样做的话,钱就相当于是借来的,而且万一要是欠了英智君一笔人情,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后果呢。


英智:有什么不好,尽管拜托我……我们是朋友吧?纺(音符)


纺:呜哇吓我一跳?!你居然出现在这里,英智君!真是神出鬼没!


纺:请不要这样突然出现,我心脏很脆弱的,一不小心就会被吓得休克而死!


英智:你脆弱的不是心脏,而应该是心灵吧……


英智:你是最高年级的学生,我觉得你应该表现得更加坦然自信一点哦。毕竟你有可以耍大牌的资格和实力啊?


纺:啊哈哈,我就是这种性格。英智君平时威严十足的样子,实在让人敬佩啊~真不愧是学生会长呢(音符)


夏目:喂,前辈,请你不要东拉西扯的e。你怎么总是改不了门外汉似的做派啊a,你是不是没有做偶像的才能g?


纺:对、对不起夏目君……请不要生气哦,乖,听话。


夏目:我又没有生气i,只是有点不爽g。


宙:HaHa~(音符)的确,师傅的脸色看上去与其说是「生气」,不如说是「寂寞」呢?


纺:啊啊,是因为我和英智君聊得就很开心,所以就你就吃醋了吗!


纺:对不起,我会把夏目君也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的?


夏目:……(用话筒架揍了纺。)


纺:好痛!为什么要打我?不过用话筒架来打人,好像摇滚乐队一样呢!


纺:看来你总是在不断地学习新的手法呢,夏目君真是思想先进啊~?


夏目:(花体字)去死。


纺:居然被这么直接地痛骂了!而且句尾没有奇怪的发音,这么说这是你的心声对吧!


纺:为什么你会这么生我的气呀~年轻的孩子真让人搞不懂!


宙:HiHi~(音符)你们两个的关系总是这么好!


夏目:宙,别搭理那个笨蛋,集中精神表演n

夏目:你是我们当中经验最少的e……你毕竟还是一年级的学生g,要是不集中注意力的话会受伤的哦o?


宙:是!我知道了,宙一直都是高度精神集中(音符)


夏目:嗯,我不怎么担心你i。你是宝石,是命运般被挖掘出来的奇迹i。


夏目:我很期待你哦o,这不是谎话a。


宙:HuHu~(音符)谢谢!宙一定会拼命努力!


纺:呜呜……夏目君,真希望你能把你对宙君的温柔分一点给我,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也好。


纺:你一边担心宙君受伤,一边却动手打伤了我啊?!


夏目:……话说回来学生会长g,你找我们有什么事i?


纺:被无视了!你看,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英智君~我的后辈在欺负我!


纺:英智君总是受到比自己年纪轻的孩子的敬仰,真让人羡慕。这里面有什么秘诀吗?


英智:呵呵。但是在我看来,你很受他们敬仰呢,至少与我这样的人相比更受敬仰。


英智:总之,我原本无意打扰你们彩排,如果妨碍到你们的话我可以马上就走哦?


英智:我姑且平时也会注意,视情况也会审视度势的哦。


纺:没有没有,你完全没有妨碍到我们!你是赶来为我们加油的吧~英智君!

谢谢你,今天请你尽情地见证我们的魔法吧(音符)


英智:魔法吗?我很感兴趣呢,似乎你们的这个跟涉的那种不一样。


英智:你们真是谜一样的存在呢……虽然我不太希望存在太多无法计算的不确定因素。


夏目:如果是这样g,那你想怎么办呢e?你想要把我们也同样搞垮掉吗a,「皇帝」陛下?


英智:明明心中没有一丝对我的敬意,就不要假惺惺地用尊称来称呼我了。


英智:而且在之前的【DDD】上,我因为失败被赶下了宝座,已经没道理再被人称为「皇帝」了。


夏目:啊哈哈。在我看来,那只是「战略性撤退」。虽然的确是输了e,但是你的收获应该也不少吧a……天祥院英智?


英智:呵呵。你故意出言不逊,是为了逼我说出「对前辈说话要用敬语」这样的话,让我的发言自相矛盾吗。


英智:这可爱啊,虽然你很努力,不过你还太年轻(音符)


夏目:还在装淡定呢e,臭老头(音符)


纺:等、等一下,请不要这么火药味十足!大家友好相处吧,好不好好不好(音符)


英智:嗯~……看来现在还没到收获的季节呢,果实还太青涩了,没有熟透。


英智:也许是我太心急了,看来你们和「trickstar」一样,似乎目前应该继续等待才行。


纺:英智君英智君。不要光顾着说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,你可以帮一下「制作人」吗?


纺:因为她好像很为难的样子。


英智:真能使唤人呢,纺……可以哦,就按你的吩咐去做吧。看在我们友情的份上,今天就给你个面子任你差遣吧。


英智: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,转校生,让我看看?


英智:呵呵。你说没想到我对这些活这么的熟练?


英智:毕竟我也曾经有一段时间净是做幕后工作和杂活啊……


英智:这是理所当然的吧,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「皇帝」的。







即使身在地狱 第一话


(一年前)

-2-A教室-





英智:咳咳,咳咳。


英智:早上好。


纺:啊,英智君!早上好~……啊,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哦?


英智:啊啊,是啊。那就应该是「日安」了(音符)


纺:日安~?今天你居然来上学了啊,太好了太好了。


纺:最近你一直都在请假,所以我很担心啊~你身体已经好多了吗?


英智:一点也不好。虽然仍然被限定了时间,但我还是说服了主治医生让我来学校,因为我最喜欢学校了。


英智:你看,在这个「英智君的血条」变成零之前,我都可以待在学校哦?


纺:什么啊?这怪异的刻度表……


英智:如果做剧烈运动的话,这个「英智君的血条」就会减少。


英智:要是变成了零,就会向主治医生和司机发送电波,到时我就会被强行带回家。


纺:感觉好像游戏一样呢……呃,这是真的吗?


纺:大财阀的公子也很辛苦呢~虽然我是不太明白。


英智:不过是过度保护而已。重要的继承人不能有个什么万一,仅此而已……这并不是爱,甚至连关心也没有。


纺:可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了不起的爱哦~


纺:你看我家就是奉行的是放任主义,所以就算我死在家里面,家里的人大概也只会说「纺,你妨碍到我扫地了,闪一边去」而已。


英智:啊哈哈,纺的玩笑话总是这么有趣呢?


英智:和谁都能和和气气地聊些鸡毛蒜皮的事也是一种才能呢。


纺:你刚才是不是不经意地说了句「鸡毛蒜皮」?!


英智:我是在夸你哦。而且看起来你朋友也很多的样子,我好羡慕啊。


英智:大概是因为我体弱多病经常请假,所以交际圈都没有扩大。就算是同班同学,估计也有一大半的人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。


纺:啊啊,请不要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!笑一个笑一个~我是英智君的朋友哦!握手~?


英智:谢谢你,纺。你总是这样爽朗随意的跟我打招呼,亲切地对待我呢。


英智:我要感谢你,多亏有你,我在教室里才不会显得那么唐突。


纺:啊哈哈。我们班的同学自然不用说,其他年纪的人我也认识不少。


纺:我可以把英智君介绍给大家,让大家都来和我们做好朋友吧?


英智:嗯。你的人脉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。


纺:嗯?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可怕的话?


英智:是你的错觉哦。比起这个,敬……莲巳君在教室里吗?


纺:哎呀,你找敬人君有什么事吗?他复活了长久以来被认为只存在于文件上的学生会……


纺:总感觉他好像很忙,而且他还是图书委员,好辛苦啊。


纺:为什么他要主动肩负起这些艰辛呢?


英智:他那个是病啊,就是病。他从小在寺院长大,佛教的修行和被虐心里本来就很相似。


纺:你说的太毒辣了,你们两个关系不好吗?我听小道消息说,英智君和敬人君好像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吧?


纺:但是我甚至从来没有看到你们在教室里交谈过。


英智:这我就要好好说明一下了。现实可不是游戏或者漫画,以为「青梅竹马一定关系很好」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
英智:我们只是单纯的冤家而已。最近我完全不懂那家伙在想什么。


纺:呵呵。总之,敬人君午休或者放学之后好像基本上都待在学生会教室。


纺:学生会现在才刚刚复活,肯定有很多繁琐的文档工作要处理吧。


英智:哦?既然如此,虽然有点麻烦,但我还是亲自到学生会走一趟吧。


纺:如果你没有什么很要紧的事的话,我可以代为传达哦。


纺:我不想让体弱多病的英智君走太多路,再说我们也可以用手机跟他联系。


英智:我不知道那家伙的联系方式。而且,因为这件事还挺重要的,所以我还是当面跟他说吧。


英智: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,纺(音符)


英智:其实是我祖父的事情,他最近可能快不行了。我们家族世世代代的葬礼都是拜托莲巳君家的寺院操办……


英智:关于这类事,我有很多问题想跟他商量。


纺:呃,英智君的爷爷吗?那个,请节哀……?


英智:呵呵。我们这个家族每一代都很短命……所以我对于这种讣告已经习惯了。


英智:祖父和曾祖父其实已经算长寿了,真不知道他们是妖怪还是什么。


英智:总之,我祖父算是个比较重量级的人物,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估计四周也会折腾一整子。


英智:……好麻烦啊。好不容易身体稍微好转了一点,因为这件事可能又要不能来学校了。


英智:(不过,这样一来「眼中钉」看来也终于快要咽气了……我能自由行动的范围也会稍微增加一点吧。)


英智:(虽然不是最好的,但也算是次之的、比较好的时机了吧。)


英智:(最后的最后,你倒是识趣的走了呢,爷爷大人。请你放心的永眠吧。)


英智:(我会为你祈祷冥福的。……因为我现在还不想升天呢。)




即使身在地狱 第二话


-图书室-



英智:(模仿日本神话「三贵子」命名的「三奇人」……不,三个人的话稍微有点少。)


(如果只是梦之咲学院内部的话三个人就足够了,但我不想只局限在学校里。)


(天照大御神是日日树涉,须佐之男是深海奏汰,月读命是朔间零……每个人的感觉都和神话里的人物十分「吻合」。)


(正因为如此,敬人似乎也很中意。)


(但是太过完美的话,想要摧毁之时就会很麻烦。就算用「越是复杂的东西会变得越是脆弱」这一物理法则来看……)


(也应该制造出更多罅隙,让他们更轻易地露出破绽。)


(否则的话,名为「三奇人」的故事只能使他们变得更强。)


(只会让分头行动的他们团结起来,让他们彻底成为如同磐石一般坚固的绝对强者。)


(这样就是反效果了呢。作为故事的构成因素,我是不是应该再增加两三个人进去呢?)


(圣经也是,圣人的弟子们分别用不同的理解方式,记述并诠释了上帝托付给圣人的预言……)


(正是因为采取了这样的记述形式,才产生了矛盾和不同的解释。)


(为了否定「神谕是绝对正确的」的大前提……这种记述形式提供了「借口」和「余地」。)


(但这一切都降低了每一部福音书的威严和权威。)


(为愚昧而又罪孽深重,微不足道的人类……)


(提供了否定、批判为以绝对不可以侵犯的神的口实。这本来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事。)


(我们应该找准的,就是这个罅隙,对不对……敬人?)


(你在想什么,我是明白的哦。)


(刚才,我为了祖父葬礼的事来到学生会,和你交谈了一下……表面上虽然是在和你吵架。)


(实际上我觉得我们的心意相通。我是不是可以相信,我们有着相同的目标呢……我的老朋友啊。)


(是误解也好,错觉也罢,就算你把我们的那个约定忘了也没关系。)


(不管我承受多少罪孽和污秽,就算被送到火葬场的我最后只剩下骨灰、痛苦和绝望……)


(我的灵魂,一定会由你来超渡成佛。)


(你还记得我们的这个约定。为我祈求冥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。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要在有生的时间里……尽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事。)


(不过从现状来看,事前工作还准备得不够充分。如果想让大朵鲜花绽放,土壤、养分及所有的一切还远远不够。)


(虽然一想到自己连能不能活到明天都难说,时间如此紧迫,让我懊恼的咬牙切齿,但是现在还是播种的时期。)


(一旦祖父去世,我可以自由使用的资金和权力就会增加。我要有效地利用这一切,虽然现在我能做的只有准备而已。)


(人情是可以用金钱买到的。那些以为爱是不能用钱买来的人,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花钱的方式太笨了而已。)


(基本上,只要十万日元左右,大多数的人都可以任意使唤。)


(有钱能使鬼推磨。身为天祥院家的少爷,我会让所有人看清这一点。)


(就算是异于常人的「三奇人」……「五奇人」这样的存在,也不可能与人际交往彻底绝缘。)


(他们虽然是怪物般的天才,但又无可奈何的也是人类。)


(人类既然是群居动物,那么肯定受不了孤独。就从他们周围的人开始,一个个的把他们污染掉。)


(从周围开始让毒液渗透进去,让美丽的花枯竭。)


纺:咦~?英智君,你在图书室做什么你?


英智:呵呵。我在找你哦,纺。


纺:找我?你的意思是约我放学后一起去什么地方玩之类的吗?要不要去卡拉OK?


可是我还有图书委员的一大堆工作要做……


英智:嗯,我从和你一样是图书委员的敬人……莲巳君那里听说了。作为朋友我想助你一臂之力,所以就跑到这里来了。


以为莲巳君看起来应为学生会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,所以我作为他的代理来帮忙。


纺:呜哇,真是帮了我大忙啊~!谢谢你,英智君!


说实话,都是因为谁都不愿意干委员会的活,所以工作才全都堆到我一个人头上啊,真是辛苦死了!


英智:不用谢我哦。我们是朋友吧,纺(音符)


(但是。作为对我的帮忙的报答,你要尽可能多的给我提供情报哦。)


(纺的朋友熟人很多……在校内,他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万事通。)


(他知道因病休假的我所不了解的梦之咲学院的实情……熟悉人际关系的土壤。)


(只要从他开始顺藤摸瓜,很容易把握这方面的情况。)


(被称为「朋友」的这种存在真是好呢……可以将飘忽而又暖昧的友情作为理由,差遣他人为我所用。)


(连契约也没有签订,就可以呢。)




即使身在地狱 第三话


-图书室-




纺:英智君,你一直在默默的笑……


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?你和青梅竹马的敬人君和好了吗?


呜哇,真是太好了呢(音符)


英智:虽人没有和好,但是久违的跟他交谈,心结也打开了许多。果然要面对面交谈才行呢……


否则就会疑心生暗鬼。


总之,学生会似乎正在挑选校内的知名人士……打算支持并培养他们。


他们也来拜托我帮忙,希望我成为学生会的领导。


对我来说,能够掌握权力确实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……


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该接受他们的请求,然后那个学生会领导的头衔。


纺:我们学院的学生会是不是真的很有权势呢?因为学生会才刚刚复活,我也不好说……


目前为止,说的好听点他们就是比较好使的杂务人员,或者说是打下手的。


英智:学生会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哦。但是,学生会的成员都是通过讨论选举而被公正的委托,立场也有老师的保证,是学生们的代表。


他们是学生之中的最高权力者。关键在于他们要如何使用权力,所谓权力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
虽说打下手什么的听起来不太光彩,但可以说他们掌握住了学生们的生活根基。


他们甚至可以修改校规,从学生会领导的选举上来看,大家似乎对政治毫不关心。


只要手段巧妙的话,无论是怎样的恶法都能通过。这可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哦。


就好比其他人是拿着刀枪的敌人,而我们掌管的是原子弹的发射按钮一样。


纺:……英智君家里不会还有核武器吧?


英智:战斗机的话是有的哦,因为我母亲的兴趣比较广泛。


她相信自己就是玛丽.安托瓦内特的转世,让她去管理财产就等于把炸弹交给孩子。


不过先不提她。莲巳君好像和现在的学生会长处得不怎么样。


他似乎想要换掉自己的上司,推荐我作为学生会长的候选人。


纺:咦?话说回来,现在的学生会长是谁啊?


英智:朔间零……学长啊。在资料上是这么写的。我记得你和那个人关系很好吧?难道你不知道?


纺:嗯~算是关系好吗?不知道为什么,他好像对我挺感兴趣的……


但我对他算是诚惶诚恐吧,毕竟他是校内数一数二的名人。


英智:嗯。我想以他为首,让我想想……选出五位左右全校知名的人物。


然后将他们命名为「五奇人」,然后大家齐力捧红他们。


纺:诶,这是好事啊。总觉得现在学校学校里的大家都是为所欲为的……


整个学校处于混沌状态,或者说是一团糟的感觉。


如果有人能够代表我们,或者说指定某些人成为我们的主心骨,大家也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呢。


「五奇人」吗……总觉得日语听起来好像蟑螂一样,叫起来有点别扭,不讨人喜欢。


英智:(对,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。名字的印象也是很重要的呢。)


(伟大而又值得尊敬的「五奇人」的评价一旦反转,一落千丈……被大家称作「那群蟑螂」之时,那就是我赢了。)


纺:但是零君……啊,虽然他比我年纪大,但是他要我用「君」来称呼他。


那个人明明是那么厉害的天才,对人却非常的随意。


英智:那是强者的骄傲吧。但是,这一点正是他被众人爱戴的秘诀……


总之,那个朔间前辈怎么了吗?


纺:啊,嗯。我觉得很难找出能够与那个人比肩的名人了吧。


需要五个人呢。零君太厉害了,其他人都黯然失色了……三年级生里面可能找不出这样优秀的人了呢?


英智:听说我们学院三年级的那一届,可以算是相当严重的歉收呢。相比之下,二年级这一届却是前所未闻的大丰收。


你看,比如日日树君之类的(音符)


纺:啊,日日树涉君……听说他的入学考试成绩也创了梦之咲学院史上的最高纪录。


另外比较受人瞩目的人,应该就是深海奏汰君和斋宫宗君了吧。


英智:啊深海君,据说他在某些领域甚至凌驾于日日树君之上呢。


居然比日日树君还要厉害,也就是说他已经站在了人类的顶点了吧。


纺:英智君,你对日日树君的评价好像特别高啊?


英智:我是他的超级粉丝哦。然后,斋宫君好像也很厉害呢。


他一手创立了偶像组合「valkyrie」,「valkyrie」已经成功出演电视节目了,在娱乐圈的评价也很高。


纺:在娱乐圈还有老师们的眼里,宗君在二年级绝对是鹤立鸡群的。


虽然跟他交谈起来会觉得他有点怪怪的,但其实是个脾气挺好的人。


英智:你和斋宫君有过交流吗,纺?


纺:因为我们是同一个社团的,只不过最近,这个社团……手工艺部似乎已经变成「valkyrie」的聚集地了。


感觉那里没有我的位置,所以我只好一直在这里做图书委员的工作。





即使身在地狱 第四话


-图书室-




英智:嗯。总之,以在三年级和毕业生中都鼎鼎大名的朔间零为首……


在二年级、在其他学科以及周边地区中有着强大影响力的日日树涉和深海奏汰。在老师与娱乐圈中获得很高评价的斋宫宗。


这样就已经有四个人了,还差一个人,一年级里面有没有什么比较有活力的孩子呢?现在缺的就是这样的人。


如果有类似能够代表一年级的人的话,就可以完成拼图了。


纺:嗯~一年级生才刚刚入学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


但是刚入学就引起过话题的,大概就是冰鹰北斗君了吧。


英智:啊啊,娱乐圈的名门之后……关于他,现在我也还很难判断,也许他只是靠着父母的名气而已。


在这个意义上,明星昴流君或许也可以列为暂定保留吧。


纺:诶,明星?你说的明星,是那个明星吗?


原来他有儿子呀~那个人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中最厉害的超级巨星吧?


英智:但同时也是最大的污点。不过,一年级生的话现在都仅做为暂定保留吧……


你应该也认识很多一年级学生吧,希望你可以多去打探打探呢。


同年级的同学当中他们都喜欢谁,讨厌谁……


只要从这一点入手去找,就能知道他们之间的中心人物是谁了。这个人将会成为最后一位「五奇人」。


纺:嗯,我会去问一下。我个人比较在意的是一个叫逆先的孩子。


他是一年级的孩子们的主要聊天话题之一,反正经常能听到这个名字。


英智:嗯,SAKASAKI啊……你确定不是SAKAKI吗?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啊。


纺:请向全国姓SAKASAKI的人道歉。


好像他是经常上电视节目的某个超有名的占卜师的儿子,他本人似乎也继承了家里的一部分工作,所以手上有不上顾客。


据说学院的同学们听说了这个传闻之后,就经常去找他倾述烦恼。


虽然我不知道他作为偶像算不算足够优秀。


但因为他给出的建议十分准确,所以大家都挺依赖他的样子。


而且因为他的预言好几次都实现了,所以大家都在传说他有超能力。


英智:可疑的气息太重了,我都要被熏出眼泪了呢。嗯~……我对神秘事物方面的事不是太感兴趣。


……哎呀,不知不觉就聊了这么久啊。我明明是打算来帮忙的,结果却打扰到你工作了啊,真不好意思(音符)


纺:啊啊,我是一边说话一边在工作,所以不要紧哦~(音符)


英智:你果然很优秀呢。虽然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,但是却很全能,什么事都能做得很好。


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恰当,但是你作为手下来说非常好用。


纺:啊哈哈。这是上大多数事情都是这样,只要愿意花时间兢兢业业地努力去做,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成功哦。


不光是我,这种程度的事随便找谁也能做得来。


英智:嗯,这话说的没错。人与人的个体差距其实往往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大。


总之,图书委员会除了管理图书之外,还要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呢。


比如制作在校内演唱会上派发的宣传朋之类的印刷物。


纺:是啊~还有制作贴到公告板上的海报,派发免费传单什么的……


有时候还会跟校外的企业和公司合作,出版写真集之类的东西。


最近除了印刷物,还要和放送委员会共同管理网络相关的事宜。


我们还在运营校内SNS,有时还会像银行那样,观察校内资金市场然后发出适当的贷款。


和以兴趣为前提聚集起来的社团活动不一样,委员会是一个为了工作而存在的职能集团。


图书委员会呀,放送委员会呀,还有学生会也是这样啊。


我们可以学习到一些特定的技能,以便将来从事与娱乐圈相关的工作时能够派得上用场。


因为并不是所有从梦之咲学院毕业的人都能成为偶像。


即使如此,在就业的时候,大部分人还是会有效利用在校时的人际关系,选则从事与娱乐圈相关的工作。


找工作的时候,在这方面也会得到优待。


当然,我们学校也有开设一些课程专门教授这类技能。


但还是加入委员会,更容易学到更加高深更加专门的知识和技术。


不过最近的风气是,大家好像都没什么干劲,或者是很多人觉得拼尽全力去努力是一件很掉价的事……


现在还在勤勤恳恳地做委员会的工作的人已经是少数派了。


因为就算不好好工作,就算不为了掌握各种各样的技能而去学习……


只要你是委员会的人,在找工作之类的时候就会受到优待。


英智:大家都是笨蛋呢。委员会明明拥有强大到令人不寒而栗的权力。


委员会明明掌握着媒体和银行,还有学院的政治……可是他们全完全不知道去利用。


就像革命前夕哪些腐败堕落的王侯贵族一样。


他们只是在无忧无虑地吃、睡、玩耍,完全不明白自己手中的东西有多少价值。


纺: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因为一般人都容易倾向相较而言更安逸的一方的生活。


如果无须努力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,那么谁也不会努力。


英智:在这方面来看,纺真是了不起呢。你不会随波逐流,而是在认认真真的工作。


纺:因为我比较不得要领。如果我一个人扛起所有负担,就可以让周围其他人过上幸福安逸的生活,能够让大家展露笑脸……


我反而会觉得开心,甚至觉得很光荣。


英智:这是奴隶的幸福哦,纺。


你的那种圣人似的生活方式应该得到尊重,而且我也不会加以否定。


……但是拥有崇高善良灵魂的人却要承担一切的负担,我无法对这种建立在善人的牺牲之上的现状熟视无睹。


那些贪图享乐的迂腐者们,用从奴隶身上榨出来的鲜血饮酒作乐。我要把革命之箭射向他们。


纺:英智君,你总是说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话呢。


我倒觉得就现在这样也不错……至于那些复杂的问题,大人和上层的人会去考虑的吧。


我们还只是高中生而已。让我们蹦蹦跳跳地享受青春吧(音符)


英智:这就是我的青春啊。


 
评论
热度(2)
=药药。
es坑底
是英智p喜欢吃敬英
lof不常用

关注的博客